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财富故事 > 经济运行超预期变化下的政策把握

经济运行超预期变化下的政策把握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陈东 时间:2019-05-20
导读: 一季度略超预期的数据让决策层对当前经济形势的判断发生了变化。是否延续原本确定的宽松周期?在这一分歧的十

  一季度略超预期的数据让决策层对当前经济形势的判断发生了变化。是否延续原本确定的宽松周期?在这一分歧的十字路口,4月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传达出哪些信号?

  经济继续超预期上翘的概率不高

  日前召开的政治局会议肯定了经济开门红的态势。会议指出,“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市场信心明显提升,新旧动能转换加快实施,改革开放继续有力推进,一季度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好于预期,开局良好”。

  “今年一季度经济企稳主要源于三个方面:”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表示,一是前期货币政策逐步见效,积极的财政政策尤其是基建加大力度开始见效,但由于不是“大水漫灌”,属温和回升;二是习近平总书记民营经济座谈会讲话、“两会”公布减税计划及务实的政策纠偏、科创板注册制改革等提振民营经济信心,纠正了去年“离场论”等错误言论及相关做法;三是从经济周期运行看,主动去库存渐入尾声,转入被动去库存的周期复苏早期。

  但专家们普遍认为经济企稳的基础并不牢固。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研究员明明表示,大方向上,经济继续超预期上翘的概率不高。他认为会议提出国内经济仍存在周期性下行压力,着重谈及当前结构性、体制性问题是主要矛盾,从“守住底线”和屡屡对“稳”的强调可见政策更多倾向于托,而非举。另一方面,从近期监管对股市降温、货币政策边际收紧和住建部“预警提示”的调整来看,体现了高层对股市、楼市过快上涨风险的担忧,这说明在决策层眼中,经济下行的风险仍然大于上行。

  值得一提的是,会议的一大亮点是首次提出经济下行有“体制性”因素。如何理解这一提法?如是金融研究院执行总裁朱振鑫表示,2015年之前,只说经济下行来自短期的“周期性”因素,比如房地产涨多了开始降温,这种下行靠财政货币政策就可以对冲;2015年开始,强调中长期的“结构性”因素,比如产能过剩、外部环境变化、人口老龄化等,因此依靠结构调整政策,比如去产能、去杠杆等;而这次的“体制性”因素,内涵很丰富,总的来说就是一些制度过时了,必须靠像上世纪90年代那样彻头彻尾的体制性改革。

  “稳”字当头下宏观政策的适度调整

  本次政治局会议创新性地提出,“注重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办法稳需求,坚持结构性去杠杆。宏观政策要立足于推动高质量发展,更加注重质的提升,更加注重激发市场活力”。“‘注重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办法稳需求’,这种提法是第一次,虽然内涵在以前的会议中也有提及,但这次是着重提出来。”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表示,利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办法稳需求,包括制度、产品等方面的有效供给增加。中国不缺高质量需求,缺少的是高质量供给。在缺乏有效供给时,由于居民的消费边际效用递减、企业的资本边际报酬递减,需求管理的效果会越来越弱,而且还容易引发债务风险、通货膨胀、资产价格泡沫等。过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的“三去”政策属于供给侧做减法,而现在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都取得一定成效,供给侧做减法最剧烈的阶段已经过去,需要供给侧做加法配合市场化改革,来打开被抑制的需求,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

  “稳”字当头。专家们认为,后期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都将是适度的,避免“大水灌溉”、“重走老路”。本次政治局会议对货币政策相关内容的表述只有两句——“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以及“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相比于2018年7月31日的政治局会议和2019年3月15日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中性、松紧适度,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更加简明扼要,删去了“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表述,引发市场对“货币政策宽松宣告结束”的预期。但明明认为,在信息减少的情况下,对货币政策的解读和预期都无法脱离市场原本的情绪——在市场已经存在较强货币政策偏紧预期的情况下,很多解读观点选择性地关注删去“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表述,而忽视“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的同时隐去,从而加强货币政策收紧预期,甚至出现货币政策逆转的预期。明明进一步表示,从2019年开年以来的货币政策实践看,偏紧的流动性投放和“锁长放短”的期限都已经验证了货币政策宽松力度有所收紧,但从流动性环境看,资金利率中枢仍然处于政策利率之下。

责任编辑:陈东
Copyright © 2018-2019 豫游棋牌双升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