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财富故事 > 贾康:怎样认识中国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

贾康:怎样认识中国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谭闫妮 时间:2019-05-21
导读: 中国实施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我认为有三个层面的背景:第一是宏观形势的客观需要,在外部不确定性和内部下行

  中国实施更加积极财政政策,我认为有三个层面的背景:第一是宏观形势的客观需要,在外部不确定性和内部下行压力面前,我们更有必要积极扩大内需,包括扩大有效投资和释放国内消费潜力;第二,在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中,中国显然需要更好地支持多种经济成分全面发展,国企民企要实现共赢;第三,我们需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在现代企业制度的框架下,使所有经济成分都能够按照命运共同体的共赢目标寻求到美好的明天。

  结合以上背景,我们需要财政政策做好更为优化、加力提效的支持和服务,因为财政本身的定位就是:财政必须服务于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和最高决策层战略方针的贯彻实施。从这个意义来讲,我认为应该把握好积极财政政策的三个维度。

  第一个维度是在“积极财政”的表征之下,财政政策怎样掌握好总量方面的调控优化。积极财政政策首先指的就是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这一政策在总量上是一定要有扩张特征的,这是第一个维度的特点。

  第二个维度在于财政政策的不可替代性,它在优化结构方面有别于货币政策,更多地从宏观层面自上而下发挥其特定的功能和作用,在配合货币政策做总量扩张的同时一定要更多承担优化结构的任务,这涉及到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的主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结构问题一定发生在供给侧,怎样让供给很好地回应需求,需要我们构建优化结构的合理机制。更具有挑战性的是,这一套结构优化的机制,要求我们一定要在经济社会转轨中处理好政府和企业、公权体系和公民等复杂的关系。在优化结构方面,积极的财政政策不可或缺。

  第三个维度是,中国要完成经济社会转轨,财政必须动用公共资源去积极推进改革深水区的攻坚克难:不仅支持方方面面的经济活动,还要“花钱买机制”,把调控、服务都寓于改革之中。

  与以上三个维度相对应的,积极财政政策按照其要义,应有五大要点。

  首先,在总量调控方面,有必要进一步提高赤字率。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赤字率要提高0.2个百分点,这是既积极又较为审慎的态度。同时,在支出方面,一般性的支出要压缩5%,“三公”支出要再压缩3%左右。这说明,我们的财政政策总体是扩张的,但赤字率的提高比较谨慎,在压缩支出方面给予了高度重视和重要配合。

  第二,应强调减税降负。减税在这一年度的预算安排里令人印象深刻,要求达到两万亿元的减税降负力度。其中仅增值税的税率降低,就要达到减税1.3万亿元左右的效果,已相当于2018年总的减税降负规模。当然,只减税是不够的,在减税的同时,还必须降低税外“五险一金”和行政费等负担,并结合税制改革,考虑如何衔接推进房地产税等税种改革的任务,贯彻中央要求的“逐渐提高直接税比重”的方针。

  第三是优化支出结构。《政府工作报告》要求压缩一般性支出(2019年要求达5%以上)和“三公”经费(2019年要求再压缩3%左右),这显然属于优化支出结构,此外,要尽可能降低行政成本。同时,要支持和保证脱贫攻坚、污染防治、科技创新能力建设、制造业轻型升级、城乡区域协调发展、完善社保体系、支持就业等重点支出。

  第四,财政政策的“积极”,要不可回避地对应中国社会强烈的优化收入再分配诉求。中国的收入分配状况已被人们讨论多年,还存在着较明显的问题。我认为,中国收入分配最深刻的问题是不公。财政政策当然无力完全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它应尽全力优化收入分配格局和相关机制。现行相关制度有转移支付、扶助弱势群体等。更紧迫的问题,是怎样推进逐渐提高直接税比重这个改革任务。这主要涉及到个人所得税和房产税。新一轮个税改革已经较好体现了降低低端和中端收入者的税负,最近一轮个税改革也加入了综合机制和专项扣除方面的优化,这都值得鼓励。但缺憾在于,本轮改革未涉及非劳动收入,而且也没有改变原来的最高边际税率。45%的最高边际税率主要针对中国最高素质和能力的专家型知识分子,在执行中将使很多中高端人才感受到压力,这不利于一些高科技企业留住高素质人才和专业团队。

  对于房地产税,还需等待人大正式宣布进入立法过程。从将来的一审开始,其文本需要公之于众,需要举行非常规范的听证会,来接受全社会的意见、批评、建议,寻求社会“最大公约数”。总之,在收入再分配方面,积极财政政策要有意识地紧紧抓住制度建设要领。

责任编辑:谭闫妮
Copyright © 2018-2019 豫游棋牌双升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