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财富故事 > 中国经济的“变”与“不变”

中国经济的“变”与“不变”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唐宇 时间:2019-05-21
导读: “利民不必法古,周事不必循俗。”国际金融危机10周年之后,2019年全球经济迎来“危机回潮”的新挑战,中国经济

  “利民不必法古,周事不必循俗。”国际金融危机10周年之后,2019年全球经济迎来“危机回潮”的新挑战,中国经济则迈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面对内外环境的新变化,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经济政策也因时而制,在“变”与“不变”之中探索新路径。一方面,政策重心下沉以务求实效,政策工具革新以平衡多重目标;另一方面,“稳增长”将贯穿全年,保障新旧动能的平滑转换。基于此,2019年中国经济有望展现出超预期的增长韧性,“减速增质”所培育的结构性机遇值得期待。

  思路转型:下沉政策重心

  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来看,2019年中国宏观调控的重心开始下沉,并具体表现在三个层面。其一,更加重视微观活力。《政府工作报告》强调,将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巩固“三去一降一补”成果。这一施政方向配合大规模减税、改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放宽市场准入等举措,有望充分激活民营企业的发展活力。由此可知,2019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进入“2.0”阶段,“无形之手”将取代“有形之手”,成为推动改革深化的主力军。其二,更加重视民生福利。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料将以“稳就业”巩固居民安全感,增强中国经济迎击逆风的韧性。同时,虽然财政压力有所增大,但是基本民生投入确保只增不减,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完善住房长效机制、优化医疗教育资源分配等举措,也将持续提升人民群众的幸福感和获得感。其三,更加重视政策实效。从《政府工作报告》整体来看,决策有框架,政策有搭配,举措有目标。《政府工作报告》全篇对2019年提出细分施政目标逾50条,高于2018年的40条和2017年的36条,体现出经济社会治理的精细化、务实化。得益于此,新一轮改革开放的顶层设计将向基层实践切实转化。中国经济的微观红利将加速显现,新经济崛起、大众消费升级、国资国企改革等领域的结构性机遇有望持续涌现。

  工具革新:平衡三重目标

  2019年,平衡好稳增长、促改革、防风险的关系关键在于“财政—货币”政策的合理搭配。在财政政策层面,不同于此前的逆周期调控,2019年大规模减税由“配角”升级为“主角”,有望形成两大亮点。其一,从力度来看,增值税减税将于4月1日起执行,制造业税率下调超预期,同时计划明显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负担,全年预计共降低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并且,税率并档和税制简化为后续的税费下降预留了空间。在当前形势下,这一大规模减税红利及时落地,一部分将转化为消费者福利,抵减“猪周期”上行造成的通胀压力;另一部分则将改善企业盈利水平、提振制造业投资意愿,从而加速唤醒中国经济的内生复苏动力。其二,从结构来看,在税负普遍下降的同时,减税措施侧重于制造业和研发创新,增强了对制造业高端化发展的支持力度。同时,较之于其他财政刺激措施,由于增值税的减税红利能够通过市场优先配置到高效率的主体,更有利于避免经济结构扭曲,因而进一步扩大了政策实效。由此,以减税为主角,本轮财政刺激兼顾了“稳增长”和“调结构”的双重目标,协调了中国经济长短期动力的培育。

  与财政政策相配合,货币政策则有望加强“稳增长”和“促改革”的平衡。2019年开年至今,随着人民币汇率渐次企稳,中国货币政策的外部约束转弱,降息空间逐步打开,未来的降息方式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和“降低实际利率水平”相伴出现,表明2019年降息可能已经位列央行的工具菜单,但是不会以牺牲利率市场化成果为代价。同时,两会期间,央行行长易纲进一步指出,要降低中小企业的实际利率,就需要降低风险溢价;而降低风险溢价,一靠利率市场化改革,二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鉴于此,笔者认为,2019年降息如果发生,有望优先选择在货币市场进行,然后向信贷终端传导,而非“一刀切”地直接调降终端的存贷款基准利率,逆转利率定价的市场化趋势。由此,有序降低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以及TMLF操作加码,或将成为央行降息的主要方式。如果未来这一降息方式如期推进,不仅将避免“大水漫灌”的政策成本,亦将加速“利率并轨”条件的成熟,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奠定机制基础。

  底线不变:“稳增长”不松劲

  本轮中国经济筑底恰与“减速增质”的转型大周期相叠加,料将依次走过四个阶段:其一,政策传导;其二,经济企稳;其三,内生动力复苏;其四,改革红利引导长周期反弹。2019年一季度,中国经济由第一阶段走入第二阶段,政策效力的提升有望促使中国经济渐次企稳。但是,实体经济内生增长动力的修复仍需时日。在“稳增长”政策的支撑下,2019年总需求虽将大概率回暖,但是尚难开启内生性的强劲反弹。更为重要的是,2019年,房地产长效机制建设、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财税体制改革等重大改革,均面临着破除利益藩篱、重塑激励机制的重任,同样需要稳健的经济增长,以引导改革预期、对冲改革成本。守住经济增长底线,才能稳定市场投资意愿、居民消费信心和社会安全网,为内外部风险提供缓冲垫。有鉴于此,“稳增长”政策开弓没有回头箭,有望贯穿2019年全年。本次《政府工作报告》对“六稳”反复强调,正是这一政策方向的集中体现。

责任编辑:唐宇
Copyright © 2018-2019 豫游棋牌双升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