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财富故事 > 费兆奇:经济增长动力逐步切换——2019年一季度国新指数分析

费兆奇:经济增长动力逐步切换——2019年一季度国新指数分析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谭闫妮 时间:2019-05-20
导读: 背景:全球经济的金融化趋势在近二十年逐步加深,金融市场波动对宏观经济的运行带来了不确定性冲击,甚至改变


  背景:全球经济的金融化趋势在近二十年逐步加深,金融市场波动对宏观经济的运行带来了不确定性冲击,甚至改变了经济周期的原有轨迹。在此背景下,对宏观经济、金融运行进行高频率的监测和研究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有鉴于此,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NIFD)与国新指数研究中心经过长期的研究准备,联合推出“国新指数”系列,旨在为宏观分析提供更为丰富的量化视角,并通过高频指数服务于政策制定、学术研究和行业实践。

  在国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需求端拉动的合力下,中国经济与全球经济的本轮复苏保持了同步,即实现了2016年企稳,2017年持续改善和2018年的触顶。厘清中国经济的短期波动特征及不同时期的增长动力,有助于分析2019年经济运行的总体趋势。

  中国经济在本轮复苏中最为显著的一个特点是:增长动力逐步切换。

  其一,在本轮经济复苏前夕,2015年的中国经济面临两个突出问题:

  一是宏观经济的下行运行压力凸显。从高频宏观经济先行指数的波动特征来看,1996年以来先行指数仅在三个时期位于“-1”值以下波动,分别是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时期,以及2015年,说明2015年的经济运行处于堪比危机时期的偏冷状态。在资本形成方面,虽然基础设施投资自2013年以来保持了较快的增长,但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受制造业和房地产投资快速下滑的影响,不断下台阶。在国际贸易方面,虽然2015年个季度的贸易顺差不断刷新危机以来的新高,但从分析数据看却是一种“衰退型”贸易顺差,即受国内需求低迷和大宗商品价格疲软等因素的影响,进口深陷衰退,2015年以美元计价的进口累计增速为-14.27%;出口增速为-2.94%;进出口总额增速为-8.1%。

  二是“通缩”和“高杠杆”并存。中国的物价水平在2015年出现了大幅下滑,包括GDP平减指数转负,PPI连续3年负增长之后,在2015年再度跳水。通缩风险加剧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包括:中国内部和外部需求的低迷、国内相关产能过剩、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低迷等。通缩不仅会推高实际利率、推升银行坏账率,而且会加剧企业、政府乃至宏观经济的债务负担。就宏观政策而言,防通缩既要货币政策发力,以拉动有效需求的恢复;也要财政政策更加积极,引导企业投资和居民消费。然而,当时的中国经济又同时面临着“高杠杆”等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压力。从2009年为应对次贷危机对中国的影响而采取的大力度刺激政策至今,其所付出的代价是中国全社会杠杆率大幅上升。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课题组的估算,中国全社会杠杆率从2008年的170%快速上升至2014年的235.7%。虽然从全球看,中国的总杠杆率率尚属可控范围,但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从2008年的95.20%提高到2014年的142.38%,在主要经济体中处于最高水平。持续抬高的杠杆水平面临着越来越多的风险和约束,从中国以往的操作实践看,通常会通过偏紧的宏观政策限制杠杆水平。但“通缩”和“高杠杆”现象的共存,加剧了中国宏观政策调控的难度。

  在此背景下,由于当时居民部门的杠杆率较低,为此后需求端的调控政策提供了空间,从而开辟了“转杠杆”的道路,即控制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过快上升,同时在房地产市场上为居民部门加杠杆提供政策支持。

  图1宏观经济高频先行指数及标准化GDP缺口值

  注:构建先行指数的指标包括国债利差、股票指数、货币供应量、消费者预期指数、工业产品产销率、社会货运量、沿海主要港口吞吐量、商品房新开工面积、房地产业土地购置面积和固定资产投资新开工数。

  其二,2015年年末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了以“三去一降一补”为政策抓手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时也标志着中国的宏经济政策从需求端刺激转向供给侧改革和需求端同时发力的调控新框架。供给端方面,PPI在2016年以来快速上扬;供给端的约束使得包括房地产在内的上、中、下游企业的去库存和煤炭、钢铁等产业的去产能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在此背景下,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的增速在2016年由负转正,且快速上行;进入2017年增速虽有小幅下降,但依然保持20%以上的增长,企业的盈利能力不断改善。

  需求端方面,人民银行在2014年年末至2015年的降息、降准、信贷扩张等宽松政策,推动了2016年房地产行业的持续火热,一方面使得房地产“去库存”取得了显著成效;另一方面房地产投资投资增速企稳回升,对于经济增长的拉动效应十分显著;然而,其成本是居民部门的杠杆率快速攀升,由2014年的36%升至2016年的45%。为此,降低房地产企业过高的杠杆率,同时避免居民部门杠杆率的过快上升,又成为“去杠杆”任务中的一个重要问题。于是,2016年四季度以来出台了多项房地产调控政策,但此轮房地产调控实施“因城施策”的策略,在不同时点有针对性地对房价涨幅较大的城市进行调控,没有采取全国“一刀切”的方式进行调控;此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极大地提升了三、四线城市的市场需求,其结果是全国的房地产市场总体保持了平稳的趋势,没有对2017年的经济增长造成严重拖累。

责任编辑:谭闫妮
Copyright © 2018-2019 豫游棋牌双升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
Top